八未。

墙头无数的八未/阿颜∠( ᐛ 」∠)_
白嫖头头,更新随缘
半个写文的,本体是咸鱼
【求求你填坑

【凹凸/雷卡】在雷鸣里下落的天空 ②

*原作:凹凸世界

*同人CP:雷卡

*注意事项:

①老套的过去捏造,自我想象与自我满足的产物。对幼雷幼卡的想象是个人理解顺序发展出的产物。

②不坑,但,更 新 随 缘【毕竟僵尸系文手,一直潜水,时常诈尸orz】

③文笔不怎么样,文风不存在的,愿意接受各路太太和读者们的指导!会诚恳地接受建议,于是感谢您的阅读!




“您有什么事吗?”

 

他穿的破破烂烂——但是实际上基本穿戴还是很整齐,不像个乞丐。雷狮这样认为。接着他才发现从刚才开始这个孩子就一直淡淡地注视着他,直到他发了个呆结束,孩子重又低下头去恢复了最初抱膝的坐姿。

 

雷狮单手叉腰活动一下肩膀,冷风嗖嗖钻进披风被抬起而空出的腰间。他有些后悔、暗骂一句这冻人的鬼天气,将另一只手也插上腰际。

 

“听人说对这里有什么不懂就来问你?”

 

“......”

 

“你真的对这里都很熟、什么都知道吗?”

 

“怎么会呢,我只是个穷人家的普通小孩。”他望见地上坐着的人脑袋向一旁撇了撇,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间落了许多雪花。雷狮又扭了扭脖子。

 

“我也不信他们说的什么你都知道。”

 

“......”

 

灯光下他似乎能看到对方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眼皮有些疲累地支撑着,却并没有转头。他轻笑一声,“比如说,我是谁,你认得吗?”

 

“三皇子殿下怎么会有人不认识。”回答出奇的迅速。

 

“你怎么会知道?”

 

“您的乔装未免也太随便了——”眼前的少年总算是把脑袋转了回来,对上他的视线,有些无奈地轻轻叹了口气,“本来以为您是出来微服私访......看来是偷偷溜出来的吧。”

 

这回轮到雷狮语塞了,他有些懊恼地自言自语:“......果然穿得还是不够平民啊,难怪刚刚那么多人都不敢跟我说话。”

 

“是啊,毕竟您可是出了名的放荡不羁啊。”对方也低下头轻轻笑了,带着些许噎到自己的自豪感,又似乎夹杂着许多原本紧绷着如今放松下来的呼吸一同吐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跟他的一样、化作腾腾水汽,逐渐飘散,就这样空气又安静下来。路灯静静立着,看起来冰冰凉凉,照得人摇摇欲坠。

 

 

 

这本该只是一个无比普通的下午,这场突如其来的雪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三皇子都让卡米尔嗅到被命运戏弄的气味。

 

他有些不明白这个皇子在传言中的放荡不羁到底是指哪一方面,如今至少知道了他行事坦然像个小孩,只希望他心里也如表面一样高大不拘小节,不要记恨这一笔噎到他的账,不要拿他当个彰显皇室成员威严的工具杀鸡儆猴。但眼前这个人不说话的话,卡米尔也无法推断他到底下一步会做些什么——而且他现在只能低头看见这位殿下名贵的靴子,也不想抬头再确认些不存在的东西。

 

我没有恶意嘲讽你,希望不要被记仇。——卡米尔这样想着。

 

他终于忍不住方才大大咧咧的人突然如此安静,微微抬头,对方的脸就在自己面前,吓得他浑身一哆嗦,心里却已经把自己往后直倒的画面来回放了好几次,望着三皇子笑嘻嘻的脸,他只得暗暗庆幸没有那么大惊小怪。

 

“刚想问你怎么不怕我呢,这就怕了。”

 

——天哪,你是小孩吗。

 

卡米尔低头整了整围巾,遮上大概已经被冻得通红的鼻子:“只是您突然靠过来我没有防备而已......”

 

“还有,我也说了我不过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跟您没有多大关系,无仇无怨,又为什么要怕您呢。”

 

雷狮怔了怔,站起身来——真是令人懊恼的无言以对。冷风吹过,卡米尔呼出长长一口气,这一次白雾在一瞬间消散了,他便就着这股强劲的风势望向这位殿下,低低地说了句:“您该回去了吧,殿下。”

 

“啧,把敬称去了,叫‘你’。”听到那熟悉的称呼雷狮第一反应啧了一声,这下总算是找到了茬,平复一下心情,他将‘你’字加了重音,但没有得到回应。

 

雷狮对着无人的空气耸了耸肩——确实不早了,再不回去的话怕是要被唠叨上好几天,这样想着,虽然可惜,但他只好直起身子,就如皇宫中每天每个人的状态一样,紧紧绷住了。

 

“说得是了,我得回去不然又要被那帮烦人的家伙叨叨叨叨上几天了。”他低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卡米尔,二话不说扯下披风外套的褡裢,冷风在一瞬间扑散周围保留的热气,要把骨髓冲离出来一般穿透他的皮衣。他深呼吸一口,毫不犹豫地将外套悬在低头沉默的小鬼头顶并让它自由落下,盖住了卡米尔的脑袋。

 

在对方终于有些慌乱地把衣服从头上轻轻拉下来的期间他已经跑到了两米远的地方,正对着他疑惑又带着些许无措的眼神。雷狮扫了扫肩上的冰霜,往手上呼了口气,向卡米尔招手。

 

“那么我就回去了,衣服你可给我收好了啊——下次我还会来这里,到时候你还给我好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故作威严,“现在本皇子命令你把它穿上。”

 



——卡米尔在努力呼吸。

 

无法否认,他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这个三皇子的胆子太大,就像个完全不在意那些纷繁复杂人情世故的小孩子,却又没有太多任性的味道,每一步都有序、谨慎,却又张扬。

 

像极了正在狩猎的雄狮,为了猎物而布置陷阱,却不在意对方是否真的踩进去。或许他总是有办法狩猎成功,不然他的狂妄不羁究竟从何而来。

 

他轻轻攥着那件带有余温的外套,比他的衣服要大。他觉得有些好笑,又不好笑,只能朝着三皇子点了点头,对方就站在那里,灯光边缘的不远处。

 

其实如果这就是上天赠予的救命稻草的话,他并不想抓住。

 

卡米尔披上外套,这可比他自己暖和多了。

 

接着他便看着三皇子抹着鼻子得意洋洋地转过身去,在灯光找不到的地方逐渐消失了踪影。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