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这儿八未/阿颜∠( ᐛ 」∠)_
啥都吃,啥都不产【白嫖势力崛起
更新随缘

求求你填坑!!!

默化

忆起去年冬日。

两个年迈的老人。

令人倍感亲切的字眼。

爷爷和奶奶。

他在一桌人前兴奋地讲述他回家路上看见的盛景——一辆从养鸡场驶出的卡车上箱子绑得不禁,导致转弯时所有的箱子全部侧翻到地上。

「那个时候啊!满地满大街全都是小鸭小鸡,叽叽喳喳的!」他说。

「好多都被掉下来的大箱子压死了,路过的人都在捡鸭子。」他看向他捡回来的几只毛茸茸的小家伙。

「好厉害啊——」我摆着很感兴趣的样子,事实上也是这样。

于是奶奶又很高兴地养着了。


他们喜欢养鸡养鸭养鹅,种草种树种菜,但是不种花。

老人家没什么情调,他们只想着养家糊口吃饱饭,剩下的菜卖到点钱,攒给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过日子上大学。他们养那些家禽,一方面是杀了吃,一方面是卖钱,我想应该还有一方面,就是逗孩子们玩。

老人家喜欢孩子。

他们喜欢热闹。

他们太孤单了。因为大家会嫌他们麻烦。


奶奶时不时放小鸭出去溜达,喂点饲料,长大之后喂草、菜叶。通常都是这样。不过这几只小鸭,估计他们是不会养的。一是因为家中家禽本身就有很多,二是临近春节估计会有很多人问她要。

她打电话问过很多人,最后一个亲戚说要的,她就一直等着对方来拿了。结果对方没有来拿,说是没空。

她不喜欢想太多。

于是她又继续养着了。

她总是在我旁边不知对谁念叨,「他们都不养......正好我养几只生蛋。」

她的手总是颤抖着,将盛水的小碗放到箱子底部,溅出几点水珠,落在纸箱上发出轻微的‘滴答’声。


过年亲戚带着孩子来玩,几个矮墩墩的肉球围在箱子边上,一人执两根棍,正义使者一般。他们向箱子里胡乱捅着,笑着,围观的亲戚兴奋地叫着。

「抓几只出来给他们玩。」

大家都是这样说的。

我也只是皱着眉,告诉他们「小心别弄死。」

我实在没有理由阻止他们。因为他们总是说,「小鸭子而已再抓几只好了。」他们总是说,「你让他们玩撒。」他们只会说,「小孩子嘛。」

后来她把箱子搬走了,她说,「这个不好玩,找点别的玩吧。」

后来原先要鸭的亲戚又将它们要走了。

她没有挽留。

因为没有意义。


他们只是爱着那样的生命,想要保护。尽管一切都被蒙上了利益的表皮。但他们还是笑着,用颤抖着的双手去拥抱那些早已无家可归的灵魂。

如果人们的一切行动的根本原因只有利益的话,那些动物植物以致与人类共处着的整个自然,都不会那样悲伤吧。

可是没有如果。

所以才有了那想要护住一切的双手和隐去的泪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