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这儿八未/阿颜∠( ᐛ 」∠)_
啥都吃,啥都不产【白嫖势力崛起
更新随缘

求求你填坑!!!

【那一切都像是不曾有过】

*伪意识流风格,小心第一视角


*CP:伽罗×小心


*文笔脏乱差......文渣真心无力


*就是喜欢这对CP,看开宝又怎么样owo!


*个人认为没有很严重的OOC,小心的想法有点难掌握,嘛,反正一切都只是个人想法而已。希望不会难以接受。


*不敢乱打tag...


*反正没人看,我写得开心就好【不


————————————————————————————————————————————


有那么一天 我梦见我哭了。




是为了什么呢。




我是谁呢?总感觉发生了悲伤的事情呢。




「小心,我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小心一点。」


 


眼前的红衣少年灿烂地笑了,渐渐地背影模糊在昏黄的夕阳。




后来就没有看见过他。




他去哪里了呢?




暮色将至,周围暗了下来。只有桌上的那只蜡烛摇曳着微弱的光。




我在哪里?我想我应该是在医院吧,周围的窗帘都是白色的,房间被收拾地干干净净。




可能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开始环顾四周。




桌上真的只有一只蜡烛,天花板上吊着一个碗状的东西。或许是曾挂过吊灯吧,为什么没有了呢。




床边的小凳上有一个飞机模型一样的东西,嗯,很厉害呢,全金属的雕塑做起来会很麻烦吧。




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拼命回想着,却还是记不起来。




这是哪个孩子做的呢,这么厉害,我倒是很想拜个师傅呢,如果他会来看我的话。




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嘛。




胆子也不大,没有什么正义感,我这种无所事事的家伙之前在大家的眼中是什么样的呢。有过真心的朋友吗。




好想知道啊。




真是讽刺呢。




我到底是谁?我感到有些厌烦,开始更改坐着的姿势,这时口袋里一副黑色的护目镜掉了下来,不禁伸手去捡。




似乎曾经很想仔细看看,这个护目镜。




这是谁的呢,又为什么会在我这里的呢。上面都是划痕,看起来也很旧了,戴它的人还真是不小心呢。




护目镜上的划痕似乎不会影响视野,这是我透过护目镜看桌上的蜡烛时发现的。倒是上面几道水痕一类的东西,糊得不像样子。




我找纸想要擦掉它。它的主人还真是调皮呢,一边擦一边思量着,说不定是个喜欢打架的孩子,但是也喜欢玩水,意外的孩子气呢。




「不对。」


 


口中说出了奇怪又毫无理由的否定。




这不一定是水痕。或许是某个人的眼泪呢?这个孩子说不定受过什么委屈吧?




因为保护别人而战斗了,因为战斗了,所以委屈。后来把护目镜……给了我?




不对,不对。思绪越发混乱起来。




百无聊赖地推测着永远也不会明了的事情时,蜡烛燃到了尽头。




四周越来越暗,我抬起头望去,火焰在一滩蜡油中随着细碎的芯分散,越来越小,越来越暗。




我的记忆中出现了什么,那天晚上我在森林里,星空很亮,萤火点点,我笑了。




那天还有个少年在灰色的苍穹之下笑了,他说遇见我很开心。




可他现在在哪儿?




记忆中冒出一团幽蓝的焰火,像是消逝在浩淼的宇宙里一般在脑海中消失了,撒下点点荧光,然后呢?




后来他把护目镜送给了我?




他在哪儿?




猛然间回过神来,手中的护目镜上再一次沾上了泪珠,纵横交替如河流般滚动着。




桌上的烛光终于变成星星一样。




我想起了那个红衣的少年在无尽的黑暗中对我笑着。




「我们可是超人啊。要保护好大家啊。」




我和他站在墓地里,默念着什么。




「花心。甜心。粗心。博士。」




我们在雨里默默地立着,后来他去哪里了。




那个热情似火的少年去哪里了?




那个蓝发的少年又去哪里了?




所谓的希望在哪里?那时的人们是不是和现在的我一样呢?什么都没有,希望也只有一抹烛光。




光芒消失了,像四周期望的那样,我发了疯地嚎哭起来,扑向那张桌子,什么都看不见。




英雄是可以给人幸福的。但是烛火一样的我们活在谁的心中又有什么所谓呢。




就像现在这样,一切在周围的一切看来都像是从未发生过一般。




我们要保护什么啊。




废土之上的希望在哪里啊。




你一定知道的吧。



「伽罗。」


 


我念出了他的名字。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