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这儿八未/阿颜∠( ᐛ 」∠)_
啥都吃,啥都不产【白嫖势力崛起
更新随缘

求求你填坑!!!

【白正】[死之钟].01

『01』

 

15岁前后是个有趣的年龄段,孩子们总是迷惘而又可爱,他们或多或少为着朋友、家庭之类的事烦忧,也许还会因为人生的路途遥远而心生怯意、不知所向,是一个个有趣的矛盾体的存在。

 

一方面享受着平和的街道与生活,一方面又渴求着刺激与冒险的发生,这便是十五岁入江正一的矛盾。

 

十五岁的入江正一是一名日本国中生,目前看来成绩平平,长相平平,家境一般,没什么个性——对于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如此普通这种事情,虽说令人安心,却着实让他心生不满。

 

然而事实上入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尽管平常在人群里迷失方向时,即使是熟人也很难发现他、尽管有时会对别人的行为产生不满,也一直都在容忍。尽管无法在众人当中脱颖而出,入江正一也始终认为自己与众不同。

 

这大概不是“我就是我”那类自产自销的鸡汤,入江觉得自己的不同,不是所谓的个性上的,事实上他对外显示出的个性实在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他实在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

 

让我们准确些说,他也许只是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三观正常的人。

——————————————————

入江正一从不认为自己缺乏个性。

 

最起码他有自己热衷的事物以及无可比拟的狂热,就这一点来看,他便不同于同年级的其他很多只会挥霍时间与金钱做些幼稚的事情、为了扩大自己的无聊的朋友圈而表现得像个跳梁小丑的同学了。

 

他有梦,有梦想,也为此而不甘。

 

十五岁的入江爱极了音乐,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贴上各式各样的海报和写给未来那个成为音乐家的自己的话,大多都是希望未来那个或许会陷入迷惘的自己坚定音乐梦想之类,事实上他连自己将来会做些什么都不知道。当他走过平和抑或有些嘈杂的街道时,无论是晚风拂过或是朝霞映下,只顾沉浸于耳边发聋振聩的摇滚乐声。他追求过也陶醉过,但正因这处在平凡如一的日常生活中无可寄托的热情,活在现世,大抵就是这样一种无奈的感觉吧。

 

出生、成长、入学、考试、升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死去。最想要的莫过于如此平凡的一生,但这太乏味了,才让人不甘啊。

 

入江正一也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心人,或者说,关心身边事物的、乐于助人或是心忧天下的人。

 

身边的一切都是如此乏味,幸好学习中有对机械的狂热做支撑才用心汲取各方面的知识,而生活中因为有了音乐才足以自得其乐。

 

年纪尚小的入江可谓是“只读圣贤书”的典范,并且是有意这么做。他总是将自己放在那样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匣子里,四周只有金属器械和摇滚乐声。只要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这样对自己说着,却不同于自我封闭。入江并不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对,至少现在看来他只是个平凡到极致的充满幻想国中生罢了。

 

要去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谈。入江想去做的,目前想去做的,大概就是玩音乐或操作金属器械,只要去做这些事就会停不下来,想要变成什么样倒真的没有想过。大多数情况下他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平常的人,而有时他又想成为一个冒险家,一个充满野心的大反派把一切搞得天翻地覆,去过那样惊险刺激的日子……总之,未来还很长,要变成怎样大可不必现在决定。

 

有的时候,入江又觉得活在世上是无意义的。或许只是个为偷懒而找的借口,但说什么好人与坏人,命好的人与命苦的人的区别,差不多也就是如此。死得早一些、晚一些,都是从这个世界上死去,没有建树地死去、辉煌地死去,在入江的眼里并无两样。

 

不过说的再多,想的再深,说到底也只是15岁的迷惘所招致的正常现象而已吧。入江叹了口气,看着桌上杂乱的书本最终选择徘徊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捧起脸望着电视,一本正经地发起了呆。

 

「正一,又发呆啊?」一旁的姐姐带着些许好奇的口气发问,面对比自己大好多的姐姐,入江并不打算去谈些什么,不过实际上,就算是同龄人也没什么好谈,一切都是自己的胡思乱想罢了。

 

「嗯?」橙色头发的男孩早就回过神来,装作从电视上转移了视线看向对方,「不啊,在看电视。」

 

「诶——我都不知道正一居然有看基腐的喜好——」姐姐干脆忽略了入江无谓的小谎开起自己可爱弟弟的玩笑,这个年龄的孩子喜欢瞎想是正常的,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没必要干涉。

 

「诶??什么啊……明明只是在摔跤……」可爱的弟弟回过头看着电视确认了一眼,无力地反驳着。

 

听见自家姐姐挥挥手笑了两声,入江决定无视这个玩笑,又产生了明知不正常却非要这么认为的想法——有家人关心有时也很拘束呢。

 

坐在沙发上直起身来,入江挪出了客厅,「我去写作业了......昨天用电脑结果没忍住,大概今天又要开夜工......」口气里带着些刻意的无奈与愤恨。

 

更何况正一是个懂事的孩子,根本没必要担心啊。「好好做作业啊——」姐姐发出慵懒的“劝告”声,微笑着目送这一小只消失在客厅里的少年。

 

其实平常的正一不是这样,只是在发呆发次的时候才显得如此慵懒……这样形容貌似有些不对,不过算了,说到底这些都很正常啦。

 

今天的入江正一依旧过着平凡的生活。

——————————————————

 

入江正一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思想正常的人。

 

他出生在平和的并盛町里一个风平浪静的家庭,这不是一件坏事,起码不用体验到网友们所说的家庭暴力之类难以理解的过度刺激,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觉得平淡乏味,没错,入江并不感谢现在这样的生活。

 

平安无事地度过了没什么特别之处的温馨童年。嘛,也许那是很多人追求的就是了——总有那么多人倾吐自己童年时代或是过去经历的痛苦不是吗?看着那些人的时候,入江总觉着无法理解,痛苦过去了或是正在经历都会比这平凡日子要有趣得多吧,虽然这样的想法很不负责任,反正也没人知道,让他想想又何妨呢?在入江的眼里,风浪是很神奇、可遇而不可求的馈赠,他一直在等待这礼物某一天的到来。

 

也许某一天他就发现了什么值得追求一生的事业并狂热起来,比现在这平淡如水日子里暗涌的热情还要火热得多。也许某一天他就偶遇到最真挚的灵魂的伴侣并找到归宿。也许也许,总之未来还有那么长,总会有好事发生的,对吧?

 

未来还很长——这是入江惯用的劝慰自己的手段,虽说没有哪里不对,但也一直害怕着。他听过年过三十之类的理论,大人们总是教导他们努力拼搏,说的很有道理,结果却大多都是为了有钱养老、有权有势之类的事情。也许是自己太过年轻不知世事吧,入江并不喜欢大人们以一副看透人生一切为钱的嘴脸说教,他觉得,至今也一直觉得,人生是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不断磨练的。因此他便更加害怕,害怕逐渐长大的自己开始腐朽,不,开始具备成年人的成熟与处世风格,最后被禁锢在世界规划好的完美人生里拥有一个家庭幸福地生活一辈子。

 

这大概是一件好事。但15岁的入江并不觉得幸福是件好事,或许说成平淡更恰当一些,他希望自己将来的生活充满刺激与未知的美丽,虽然现在还是在母亲安排之内的一名普通国中生就是了。

 

曾经有无数次,入江在脑海里描摹着一副绝妙的图景。在考试中发呆的时候,在家里捧着脸盯着电脑屏上代码的时候,在车上望着窗外风景耳边响彻摇滚乐声的时候......那些时候自己的眼前总是模糊不清,虽是看着远方,却早已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副图画的主角总是一个面部模糊的青年,一头不显眼的橙色头发被闪烁的灯光镀得发亮又显得无比柔和。青年踩着金属制成的舞台抱着电吉他高声嘶吼,他闭着眼,身体随着鼓点摆动,周围是震耳欲聋的乐声。这样的场景有时是红色的,能够看得到涌流的人潮也听得到台下热情的呐喊,有时则是蓝白或是更淡的色调,台下人影稀疏,青年在台上伴着此起彼伏的虫鸣轻唱,月光撒在身上,像在接受上帝的洗礼。随后如同是某个没有感情的旁观者翻过泛黄的相册,看着日月交替过去,物像瞬息万变,依旧年轻的他脸上甚是平静,一如日常生活中波澜不惊的模样,双手交叠放在心口向下的位置,静静地躺在黑色的棺材里面。整个画面像是层次错落的黑白影像,耳边放的是和风的悦耳铃音。慢慢的,灰尘落下覆上青年的面庞,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幕布落下,一生就此结束。没有哀伤和叹息,平静地走过短暂的一生,突然就成了入江所憧憬的另一件事情。

 

于是他肆无忌惮地拼起了命,为了音乐家的梦想,更多的居然是为了让自己更早地凋零。如果生命真的能比作火焰,那时的入江正一所向往的大概就是旺盛燃烧的火焰与骤然袭来将其熄灭的死期。

 

为了勉励自己——姑且用这样平常的说法好了。入江为此做了一个小小的编程,它能够凭借使用者输入的出生与预计的死亡年龄计算接下来还有多少日子可以去活。

 

十五岁的入江正一将它称作“死之钟”,这个天真而又复杂的男孩现在正面对应当输入的死期发愁,盘算着自己要什么时候死去。他毫无想法,只想让自己做个短命的“自己的英雄”。

 

不是有个“十年后的你”之类的歌词么,很多预想都被人设定在十年后,十年到底能发生些什么呢?入江扳着指头数过去,十年之后自己应该已经从大学毕业了,也就是说开始工作了吧,梦想实现了没有呢?

 

停住自己发散的思维,15岁的入江正一随意地输入了预估死亡的年龄——

 

十年后的……二十五岁好了。

 

[一生中的1542]

黑色的屏幕上映出的大字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