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这儿八未/阿颜∠( ᐛ 」∠)_
啥都吃,啥都不产【白嫖势力崛起
更新随缘

求求你填坑!!!

【凹凸/学院paro】高三浪狗们的一日游【4】

0

“我们下午打牌的时候,那个渣…金不是一起的吗。

“安迷修当他对家,我跟雷狮一组来着。然后发现他根本不会玩。

安迷修已经把牌都丢了,就差那个家伙了,然后我们就看他一直思考出什么好。

当时我跟雷狮都没有对子了,然后雷狮就说了句金你出单张吧。

然后他就真的一直出单张让我们走完了…

“不过他手气好到爆,有一局一下就抓了四个炸。中间安迷修出了张大牌,我跟雷狮都接不上的时候,你猜怎么着?”嘉德罗斯似乎一直忍着笑意。

格瑞不假思索。

“他炸了吧。”

“对的!他一个炸丢出来,然后安迷修就懵了。

我跟雷狮也懵了,结果你猜他又出了什么?”

“出单张让你们走了?”

“不。

他又炸了。”

1

最后是嘉瑞嘉无差别专场了。雷的小伙伴们请止步_(:з」∠)_【其实自我感觉cp向还是不明显的不过最后这边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就是这样】

格瑞听完嘉德罗斯那内容比方式精彩许多的叙述,对着嘉德罗斯向心中那个已经坐在回校的大巴上的金翻了个白眼。

“…格瑞你饿吗?”

“不饿。”

因为格瑞跟嘉德罗斯家都离学校挺远,又正好都离那旅游郊区挺近的,嘉德罗斯的父亲就提议他在大巴开到路过的F地时下车,顺便问下格瑞要不要一起。

原本格瑞是不打算回去的,高三课业繁重,回家既浪又没效率不如不回去。然而在景区餐厅吃完饭昏昏欲睡累得怀疑人生的时候,他只好向自己妥协,使劲撑着眼皮朝着不远桌上打牌的嘉德罗斯用中等音量喊话:“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视线依旧聚焦在牌上,一秒都没有离开过手上没机会出的同花顺,这让好声好气的格瑞有些不满。不过算了,小事而已。

格瑞刚打算再问一声,口中仅吐出一个尚不完整的“嘉”,就因对方投来的询问意义的视线而住嘴。

嘉德罗斯加上了表达不解的问句:“啊?”随后又边瞥着手中的牌边看着一脸疲态的格瑞。

“哎哎哎放着别动渣渣!看我的,炸!同花顺!”

“假的螺丝good job!”雷狮在对面翘着二郎腿给他竖拇指,“来来来来个单张让我跑几张。”

“假的螺丝你妹。”昔日杀马特的金发少年今日此语已无半点杀伤力。

…真的脱不开嘛,你看。

嘉德罗斯又望向格瑞,对方似乎斟酌着什么时候开口而不打搅他们打牌才好。他知道的。毕竟格瑞一直各种争执中最先让步,最烦杂事也是最谦逊有理的那一个。【安哥:那我呢??】

“格瑞什么事?”于是他也只好主动去问以避免格瑞心里不舒服,一边又大大咧咧洗着牌掩饰…呸!

不禁暗骂自己一句矫情,想这么多干嘛?

“我也跟你一起回去吧。”格瑞没有看他的眼睛。

“哦,好。到时候上车再说。”他转过头去洗牌。

“谢了。”

然后在车上颠簸着睡不着并幻想着回家躺上大床的格瑞在下车之后就感到了一丝不安。

司机说车并不会在F地停靠,而是直接上高架,下高架后跟着就上高速,然后就回到市区。在车将要启动时得知这些的嘉德罗斯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态度,好像不管你开到哪里我都能回去的样子,随口答应了司机师傅的提议——下了高架上高速之前在路边让他们下车。

然后他们就下车了。

WTF?这TM是哪儿?

嘉德罗斯站到路边斜靠上全是灰的栏杆开始联系他父亲,格瑞就单肩挎包一手插裤子口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挥动着跟车上的同学们道别。

去学校的车就那样开远了,他们各自踏上回家的路。

转头再看,嘉德罗斯已经通了电话。

“我不知道,司机说这边是C市和T市交界的收费站。
对我现在在路边。
格瑞?他在玩手机。”说着嘉德罗斯朝他看了一眼。

这算什么形容,说的我好像很悠闲…背着沉重书包的格瑞朝手中的手机翻了个白眼。

“哎呀,司机说不停在F市啦,我问过了。
好好好啦你不要生气。
你慢点开过来好了,我们不急。”

格瑞还是有些惊讶的,关于嘉德罗斯原来对家长这么尊敬这件事。当然还有“我们不急”这个回答,当然也不能说他很急,但是格瑞现在已经不想多站着一秒钟了,好想回去睡觉,或者找个地方靠一下也可以。

然而看看栏杆上的灰,他还是放弃了。

接着他就只好百无聊赖地看手机里下的、看过千万遍的视频,后悔自己没下点新的来看。

接着嘉德罗斯就以一句“格瑞你饿吗”谜之引到了打牌的话题上。

接着看格瑞除了最后一个白眼以外没别的表示,嘉德罗斯又来了句:“格瑞你饿吗?”

“不饿而且我包里有东西吃,谢谢。”那个谢谢没别的意思真的,格瑞突然担心嘉德罗斯会把它当成嘲讽。

然而对方冲他笑了一下。“哦你不饿就好,不谢啦,我就怕你饿了。”这让格瑞愣了一下。

“我爸可能找不到路了…我再问问,你急吗?”

急也没用吧…

“不急,没事你慢慢来,让你爸也别急好了。”格瑞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然后嘉德罗斯嗯了一声,他们就真的等了两个小时多。

嗯那时候格瑞真的,很想很想狗带。等回家的车不如狗带,不如狗带。

他记得最后自己是二话不说瘫到路边草坪上的,也管不得干净不干净就一屁股坐了下去,随后嘉德罗斯也坐过来,两个人面前再摆个破碗大概就能收获同情费了——格瑞这么想着。

【不不不大佬有你们这么帅的乞丐吗?】

随后他望向头顶,是学校大道上铺的石板那样的灰白色。

嘉德罗斯还在旁边跟父亲通电话,格瑞有气无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提议:“发个定位吧…”

谢天谢地,凭着这定位他们终于在又一个小时之后被成功找到了。

嘉德罗斯像只老鼠“嗖”地就窜进了车里,格瑞就跟着起身坐上旁边的座位,把两腿挪进来轻轻关上了门。紧接着闭上眼睛就斜靠在车门与座位的夹角处休息了。

嘉德罗斯刚上车,正跟他爸争着是谁的问题。没说几句嘉德罗斯就开始妥协,承认自己的无知和错误。格瑞记得他爸似乎还打算责备些什么,就听见嘉德罗斯“嘘——”了一声。

“让格瑞睡觉吧老爸,有事回家再说,回家再说。”

格瑞突然为打扰这两人而感到抱歉了。

“我没事的。”

“啊啊,”嘉德罗斯忙得转过身来,“其实我们也没事啦,我爸他太急了,找不到我们肯定很急的。”

“嘉德罗斯,要不给丹尼尔发个消息告诉他接到了吧?”格瑞同别的学生一样,背地里称呼老师也是直呼其名。

“啊好,你睡吧。”嘉德罗斯说着拿出了手机。

之后的事情格瑞就不记得了,只觉得嘉德罗斯这会儿格外地……懂事?也不知道怎么说。

是因为家长在吗?还是今天太累所以不闹了呢?不过这也是嘉德罗斯的另一面就是了吧。

被直接送到家门口对面的大道上,格瑞有点不好意思,下车还连说了好几个敬语。

“格瑞!”嘉德罗斯叫住了他。

“嗯?”他回过身去,嘉德罗斯的金色头发在暗暗的车厢里静静地垂在这人的肩上,好看的金色瞳孔正盯着他,显得有些恍惚,片刻之后对方又恢复了平常不羁的那副模样,朝着他轻蔑地笑了。

“到家给我发消息。”

原来是报复刚刚的吗,真是个小孩子。

到家之后格瑞就掏出手机,随手发了两个字。

“到了”

标点都不带的。

累死了——这样想着他横躺到床上。一个消息提示音搞得他又爬起来去拿手机,心里满满的想打人。

“那你自己小心点。周一见★”

真是……搞什么?让人突然期待起周一来了。


那晚格瑞睡得比平时都沉,大概是玩得实在太累的缘故吧?

然后醒来之后看了金发来的消息。

格瑞保证这是生平第一次自己主动给别人发消息,没人催促的那种——

“凯莉,周一见。”

【END】

啊其实还有好多想写的都没写,比如嘉德罗斯父子的对话模式什么的格瑞对于很多事情的感慨什么的。作为一只小咸鱼没时间写啦orz。

嘛不写或许更好吧毕竟越写越ooc…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