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这儿八未/阿颜∠( ᐛ 」∠)_
啥都吃,啥都不产【白嫖势力崛起
更新随缘

求求你填坑!!!

【凹凸/嘉德罗斯中心/嘉瑞嘉无差别倾向】嘉德罗斯感冒了。

1.题目瞎几把乱起,两人没有秀恩爱和多少接触的嘉瑞文
2.实际上是看了特立斯所写的《弗兰克·辛纳屈感冒了》而产生的联想,觉得这位才华横溢的先生与嘉德罗斯的个性在某些方面很像很契合的样子
3.架空的,世界观什么的不存在的
4.前半段基本和原文一样,不是我的脑洞也不是我的灵感,是照搬的,不是我的
后半段是自己乱七八糟的臆想

就这样↓

在酒吧的黑暗角落里,嘉德罗斯一手拿着盛了半杯低浓度鸡尾酒的酒杯,一手执棍斜靠在墙上。两边是两个迷人的金发女郎,她们等着他主动搭讪,可他什么也没做。

今天的嘉德罗斯格外沉默,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待着,与往常活跃的他不同,不过也依旧盛气凌人。在这个僻远山庄的私人俱乐部里,他显得更为疏离。他的目光越过酒杯映射出的迷离灯光,紧盯着酒吧另一边的大屋子,那边是格斗者切磋的竞技场,对于好斗的他来说,那边才是他本应该在的地方,而不是在此处这个酒吧派对上。

那些妖娆的女人以及她们那些此时正精神紧张的男人们都等待着嘉德罗斯的反应,但他只是独自待着,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一位美女拿出一支名牌烟,嘉德罗斯静静地掏出了金制打火机,为她点烟。同往常一样,他穿戴十分整洁,不同于他在格斗场上那洋溢着强烈个性服装,他穿着一件淡灰色礼服,那双在他看来硌脚到想甩飞它的鞋似乎连鞋底也擦得锃亮。

嘉德罗斯脸上最吸引人的是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锐利耀眼的金色,十分机警。这双眼睛可以在瞬间因愤怒而寒光逼人,或者因兴奋而变得热情洋溢,或者就像现在这样,高傲冷漠,使朋友们都敬而远之,不敢前去打扰。

然而嘉德罗斯只是得了感冒。先天的条件导致他是个容易患病的人,所以这消息并不令人震惊,但对于他自己来说,生病却足以使他苦恼,沮丧,甚至愤怒。

嘉德罗斯确实感冒了。就像美国总统突然患病会给经济带来震动一样,嘉德罗斯的感冒也会给格斗界带来不小的震动。

嘉德罗斯在无形之中影响着许多人——他现在拥有的和即将代表的权力的一部分。他是为数不多的几种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格斗家之一,也是一个东山再起的佼佼者。他曾经拥有一切,又失去所有,再把它们重新夺回,绝不让任何事情阻碍他的前进道路。他能做到许多,而那些他现在做不到的,也很快就能做到,这感觉不错。

然而如今他感冒了,正站在这僻远的私人俱乐部的酒吧里,继续默默地喝着酒。当那个大屋子中的电视机上突然放出他在不久前的一次比赛中夺冠的那段视频,众人都为他喝彩时,他没有丝毫的反应。

他感到有些晕眩,但又没有太严重。此时嘉德罗斯对那两位金发美女说了几句话,然后离开酒吧,向格斗室走去。嘉德罗斯的一个朋友走过去,陪伴那两位女郎。雷德刚才一直在角落里和别人说话,这时也跟着嘉德罗斯走了进去。

仅供切磋的格斗室中充满了木棍撞击与拳头撞击的清脆响声。这里大约有一群旁观者,大多是年轻人,他们正在观看蒙特祖玛和两个年轻人切磋。两个年轻人踌躇满志,但技巧一般。被邀请来这家私人俱乐部的大都是一些导演、演员、作家和模特,几乎都比嘉德罗斯年长,穿戴也随便。许多女士都留着蓬松的披肩发,穿着勾勒出浑圆臀部的紧身裤和高档毛衣;一些男士穿着蓝色或绿色的高领丝质衬衫、窄腿紧身裤和意大利懒汉鞋。

从嘉德罗斯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并不喜欢这些人的风格。他靠在墙边的高脚凳上,右手拿着杯酒,一言不发,看着蒙特祖玛用各种强势的技巧打得对面措手不及。

这里的年轻人都已经习惯于看见嘉德罗斯在这个俱乐部中出现,并没有对他表现出特别的恭敬,当然他们也没说什么冒犯的话。

他们当中最显眼的似乎是一个动作麻利的小伙子,长得很有棱角,淡紫色眼睛,灰白色头发,戴着很适合他的头带。他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裤、浅蓝色打底毛衣和一件黑色皮夹克,只可惜脚上穿着双怪异的皮靴。

嘉德罗斯由于感冒而有些鼻塞,他斜靠在凳子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双靴子。他刚才就注视这双靴子好一会儿了。靴子的主人名叫格瑞,同样是一位格斗竞技者,他刚被邀请就在路上弄湿了自己的鞋子,致使他穿了朋友那儿借来的一双不合脚的靴子来参加酒会。很明显他对这边更感兴趣,同嘉德罗斯一样,也许。此时他正现在人群中观看。

终于,嘉德罗斯忍不住了。

“嗨,那靴子是意大利产的吗?”声音虽略带沙哑,但仍很有威力。

“不是。”格瑞答道。

“西班牙产的?”

“不是。”

“是英国产的?”

格瑞回头,瞪着嘉德罗斯,不耐烦地说:“我不知道,先生。”说完,他转过头去。

格斗室一下子静了下来。刚刚做出一个预备的进攻姿势的蒙特祖玛就那样停了好几秒钟,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这时,嘉德罗斯离开凳子,带着他那种惯有的傲慢,走向格瑞,格斗室里只听见嘉德罗斯的棍子在地上时不时发出的低吼。然后,嘉德罗斯轻扬眉毛,带着一丝狡诈的微笑,问道:“你在找茬儿?”

格瑞向旁边挪了挪,说道:“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话呢?”

“我不喜欢你穿的衣服。”嘉德罗斯说道。可能他有些糊涂了,或许换成说鞋子,结果就会好些。

“我不想激怒你,但我穿适合我自己的衣服。”格瑞说道。

这是格斗室里响起了嘀咕声,一个人说道:“走吧,格瑞,我们离开这儿。”

但格瑞仍站在那里。

嘉德罗斯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水管工。”格瑞答道。

“不,不,他不是。”格斗场上的一个年轻人马上大声喊道:“他前天刚同您上周战胜的那个亚军打过。”

“是吗?”嘉德罗斯说道,“我看过,简直糟得要命。”

“真奇怪,”格瑞说道,“我们只是私下切磋,还没有放上过荧幕呢。”

“走吧,先生…”这时雷德对格瑞略微大声地说道,他也有些紧张了。

“嘿,”嘉德罗斯打断了他,“没看见我正和他说话吗?”

雷德被弄糊涂了。整个情景变得越来越滑稽可笑,嘉德罗斯似乎并不太认真,或许只是由于失望和烦躁才做出这样的反应。不管怎样,冷淡地对着嘉德罗斯的那些朋友们说了几句后,格瑞最后走了。

而嘉德罗斯也被这周围人的过度反应搞得异常烦躁,摆摆手提前离开了派对,拒绝了其他人所谓护送的提议,迈着重重的步子向旅馆走去。山路旁灯光暗淡,他看见一个影子在前面,同他一样独自走着。

加快步伐拉进了些距离,他看见方才的那个小子。哦,是他,格瑞,前天同样赢了那个亚军,鲜少参与正式比赛的格斗高手之一。嘉德罗斯想起了刚刚那群年轻人中传出的某些议论。

他突然来了兴趣。

“嘿,又见面了!”嘉德罗斯也不急着追上,他看见前面的人预料之中地顿了一下,头都不回地继续走着。这可在他意料之外了。

“嘿,格瑞是吧,我说…”

“先生,”格瑞此时已经转过了身,带着些许不耐烦的神情,“您还要来找我的茬么?”这才提醒了嘉德罗斯,方才的状况看上去更像是他在找茬。

然而此时他的心情忽得大好,或许是格斗者遇见对手的本能促使他急切地表达出了他的意思:“来打一场吧。”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大概心情也不好,不如去出出汗怎样?”天知道他为什么要补上这么一句。

“我是不会被情绪左右行动的,先生。”格瑞虽这样说着,却已经利落地脱下了他宽松的黑色马甲,显露出他矫健又利落的身板。此时他正站在灯光下,显得瘦小而又苍白。

“不过,我也十分乐意同冠军先生切磋。虽然很抱歉,我现在也很困了。所以希望您是认真的。”

嘉德罗斯的眼与嘴角都扬了起来,整张脸充满了他张狂的傲气。他笑着向不远处喊道:“那是当然。”

夜还很长呢。

——没了…

【注】弗兰克·辛纳屈是一名歌手,此文设定全是我瞎改的。


【又是一篇不知道在讲什么的玩意儿…

啊老帅哥写人的风格我好喜欢,这种螺丝也很迷人啊——

很惭愧,大部分都是仿的,所以再次强调,大概读者认为写得好的应该就是原文改的,写得不好不对的,大概…就是我在瞎几把乱写,致歉。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