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未。

墙头无数的八未/阿颜∠( ᐛ 」∠)_
白嫖头头,更新随缘
半个写文的,本体是咸鱼
【求求你填坑

【凹凸/雷卡】在雷鸣里下落的天空 ①

*原作:凹凸世界
*同人CP:雷卡
*注意事项:
①老套的过去捏造,自我想象与自我满足的产物。对幼雷幼卡的想象是个人理解顺序发展出的产物。
②不坑,但,更 新 随 缘【毕竟僵尸系文手,一直潜水,时常诈尸orz】
③文笔不怎么样,文风不存在的,愿意接受各路太太和读者们的指导!会诚恳地接受建议,于是感谢你的阅读、
④这一段很短只有1400,因为只是突然间特别想把之前炮的这个写出来,所以描述太草切换太快且缺乏系列,之后会写得慢一点尽量多一些内容的_(:з」∠)_




Start.



真是个吵闹的地方。 


临近黄昏的天幕已经给大地遮上闷人的金箔色,街上的人群虽已渐渐稀疏却没有因此变得安静。路边摆摊的家伙看见过路的人都要摆上僵硬寒酸的笑吆喝两声...除了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大概八成,不,可能是九成还要多的人都在刻意回避他的视线。明明他也没有要去特别地观察或是注意什么人,只是在这样一个无聊的日子里偷偷从闷死人的金色宫殿里普通地翻墙出来,穿着一身普通的平民衣服假装成普通的人在大街上晃悠两下罢了。


再怎么说他都难得费心地注意了一下穿着,这一身皮革和短而简练的黑色披风跟路人的穿着似乎还是差得挺多的啊...啊? 


“对,对不起!!” 身边传来极其大声的道歉。只不过是没注意而撞上了一个拎着菜的家伙,刚打算敷衍地道一声不好意思——也许并没有那个打算,结果什么都没说的情况下对方对上他的视线就吓跑了,果然还是能认得出来吗?毕竟是有名的桀骜不驯的三皇子。 


...啧。这样的话费力跑出来也根本没什么新东西好看的啊。




 夜色渐渐覆过黄昏的暗云。 


大名鼎鼎的雷王星三皇子,雷狮,正以一身富贵又显眼完全不能融入人群的“乔装”,以一副恨不得马上把人吃掉的锐利神色盯着路边炒面摊的老板,本人却毫无自觉。 


总之随便要了一碗面。 


“您,您的面!”老板双手将面碗放上油腻的桌面,汤面不停晃动,虽然没有汤汁翻出来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不然要让那帮家伙知道这么个平民竟敢把油腻的面汤“泼”到三皇子尊贵的衣服上,大概即便他什么也没说也不得不为面前这个胆小可怜的家伙点蜡了。 


雷狮不想再管这么多——这次的外出计划完全是个错误,所以干脆吃完就回去。下次出来前应该偷仆人的衣服,再戴个清洁工的头巾... 


——蠢死了!想到这里,雷狮抓着筷子狠狠地向碗里一插。瞥到不远处一直投来的视线里透出一丝惊恐,他无奈地在夜色掩护下翻了个白眼。 


“老板,”他并不打算给这个家伙一点发出那讨人厌的害怕声音的机会,“你知道对这边路况比较熟的有些什么人吗?” 


“我,我不知——” 


“不要说你不知道,随便报一个也是有的吧。”他撑头把玩着筷子,漫不经心却迅速地否决了老板的回答。 


虽然是一瞬间并被加以隐藏,不过他看见老板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是,这么麻烦的事情给他遇到了,就算他今天倒霉。


“面向您背面现在的这个方向一直往前走,再左拐的那块地方,有个小孩天天坐在路边。别人问路或者是一些别的什么问题,他好像都知道。不过这个是我、我偶然听到吃饭的人说的......所以、” 


“我知道了,钱放这里,我去看看。”他皱皱眉头,板凳在起身时与地面的摩擦声打断了老板的支支吾吾,本打算转身就走但他停住了脚步,带些皇室刻板教条的礼仪感,他生硬且不情不愿地道了一句,“谢了。” 


“是、是!” 


……啧。 




破旧的路灯亮起来了。与入夜时封闭宫殿那奢侈的灯火通明不同,他抬起头来,细小如屑的在灯光里漫无目的地悄然下坠。 


雷狮的手伸向颈部,皮革上衣并没有领子能立起来,于是他摸摸无法收束的披风边缘,下落的右手在冰凉的空气里沾上些许无法察觉的雪花,收回腰间。 


有了。 


他暗自为自己凭着那模棱两可的描述便找到了人而感到愉悦,于是带着些许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欢快走上前去。面前的小孩低头抱膝坐在路灯下,看不见眼睑,一条有些脏旧的红围巾松垮着耷在肩上,一动不动。 


雷狮并不喜欢这种景色,绝不会对他人加以怜悯的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些什么好。好在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他选择蹲下身去紧紧盯着眼前的小鬼,时不时甩一甩自己那此时已经拖地的碍事披风表示自己的存在。


终于,面前的孩子动了动肩膀抬起头来,碧蓝的双目在路灯下如尘封的宝石般发着淡淡的光,这双眼睛缓缓对上他漠然的视线,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不知是身后还是高空的雪花纷繁而下,青空褪为暗淡的神色。 


他听见一声问话,稚嫩沉着却又简明短促。


 “您有什么事吗。” 


他不确定,但他确确实实听出这几个字里带着明显的拒绝与不易察觉的渴望。 


老实说,这个地方比起讨人厌的皇宫,真是有意思的多了。

评论(7)

热度(13)